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最新要闻 > 投融资项目 >

潮汕地区地理景观的历史变迁

时间: 2013-05-25 18:29 来源:潮人在线 点击:

  景观指人们对某一地域环境的所有感觉和印象的集合。它是自然环境和人类活动的统一体,或者说,是人类活动累加在自然环境上面的文化印记。在—个地域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中,随着人们对自然环境的不断开发利用,景观总是持续地迭换着,显示出这一地区文化演进的情况。实际上,在第一节里,我们在探讨本区自然环境演变的过程中,对景观的历史变迁已经有所讨论。在这一节里,我们将变换一个角度,比较系统地描述本区地理景观历史变迁的概况。

  一 纪元前本区地理景观的变迁

  下面,我们所描述的是,中原汉文化直接进入本区以前,也就是本区始建置而统属于中央政府之前的景观变化。我们几乎不可能获得有关这一阶段本区历史的可靠文献,某些地方志书上的点滴记载,大多不过是揣测之辞。我们只能借助数十年来本区的考古发现进行描述。其间免不了要有逻辑上的推断,不过,我们严守着先贤“于其所不知,阙如也”的教诲,力求摒除远离事实的臆想、这一阶段历时相当漫长,我们将它分成两个时期来描述。

  新石器时期(距今8000—3500年以前)近几十年来众多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的发现和发掘,使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一时期,本区已经有了十分活跃的人类活动。

  距今8000~6000年以前,今天的韩江三角洲平原还是古海湾,在古海湾沿岸和岛屿上,本区的原始居民选择一些临海的低丘台地——例如潮安陈桥沟北、塔下石尾山,澄海内底和南澳象山——做营地,这些低丘台地一般高出水面l0米左右,背面有林木茂密的高丘陵作为屏障,距离营地不远的地方有小河流或者湖沼可以汲水。原始居民在营地附近的山林里采集可以食用的植物嫩叶和果实,用石铲石锛挖掘芋、薯的块茎,用石戈骨矢猎狩鸟兽。他们把被驯养的猪和牛放育在山麓草坡上。他们借助原始的独木舟在海湾中捕鱼,拾贝。海边礁石上盛产的牡蛎,更是他们重要的食物。为了把这种鲜美的食品从坚硬的蚝山中挖出,他们制造出名为“蚝蛎啄”的工具。日月更迭,年复一年,营地附近的贝壳竟然堆积如山。

  离海稍远的丘陵地带,在韩江、榕江、练江、龙江的上游和小支流附近的小山岗上,分布着另外一些居住营地。这些营地一般建立在距离河面10~30米的山顶的平台或凹地上,周围有更高的山峰围绕着,向阳而避风。在一些河谷或小盆地,营地比较集中地分布,形成颇具规模的聚居区。例如,在练江支流金溪河中游,方圆2.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本区的原始居民至少建立了10个营地。他们在这些营地生活了相当漫长的岁月,从狩猎、采集过渡到半农耕社会。营地中有用竹子和茅草搭起来的遮风蔽雨的棚寮,有制陶用的小型窑穴,居民们利用营地附近的瓷土和柴草,烧制陶器。金溪河就从营地前面流过。河谷的开阔处,河水潴积在低洼地段,成为小沼。河流附近有些台地已经开垦,种植起山芋、薯类和旱稻;在能够引水的低地和池沼近岸处,也点种下适合水耕的原始稻种。到距今3500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在上述地带,已经呈现着一派农耕文化景观。

  这一时期,本区和浙闽、珠江口之间,沿海交通开始发展起来;交通的发展带来了本区和东南沿海原始居民之间的文化交流,石器和陶器风格方面的某些类同,就是这种交流的结果。

  青铜时代(距今3500—2100年前后)这—时期,大约从商代中期延续到西汉前期,可以分成前后两个阶段。

  前一个阶段(距今3500—2800年前后),在粤东和闽西南地区,共存着一种被考古学界称为“浮滨文化”的考古学文化,我们倾向于把这种文化所覆盖的区域视为一个小方国(饶宗颐《从浮滨遗物论其周遭史地与南海国的问题》)。在这一个阶段,本区除了继续保持着同东南沿海地区的文化交流之外,在交通方面由于韩江上游汀江、赣江通道的打通,通过江西为中介,同中原商周文化开始有所接触。饶平顶大埔出土的青铜戈,就是这种接触的物证。本区开始进入青铜文化时代。虽然在本区以外的一耻浮滨文化遗址中(例如福建南安大盈寨山墓葬),出土了数量较多的青铜器,包括一些青铜工具;但是,这一阶段,本区的青铜文化并不发达,已发现的遗址中,只有少量的青铜兵器,石器仍然在生活和生产中大量使用。

  这一阶段,本区的原住民生产和生活方式基本上与新石器时代晚期相同。但滨海地带和诸江河中上游和支流河谷盆地的开发面积比新石器时代晚期扩大了。大型陶器和酒器的出现,说明粮食生产已经有较大的规模,农耕文化景观越发突出;迁移式的耕作方法,在已开发地区造成一些废弃的居址和耕地,并在若干个雨季之后,滋育出次生的丰草长林。植被没有破坏。 (责任编辑:潮人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回到顶部